悬疑短篇故事大全 婆婆的戒指

“梁队!这里!”小区门口,杜飞挥舞着白手套示意梁栋往这边走,梁栋掐灭手中的烟,关上车门走了过去。

“现场勘查的怎么样?”他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往小区里走去,他皱着眉头看警戒线外面那些围观的人,没说话。

“陈法医和痕检科的人都来了,都在现场,在301。”杜飞走在前面指路,没两分钟,梁栋就来到了案发现场。

这案发现场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,干净。

干净的不成样子,似乎不想是命案现场,他知道尸体是在卧室床底下被发现的,于是径直朝卧室走过去。

卧室里,陈一凡正对尸体进行初步的尸检,因为天气比较凉的原因,尸体的腐烂程度很轻,并没有很重的异味。

“死者年龄在五十岁到五十五岁之间,死亡时间超过三天以上,五天以内,目测死因是脖子上的勒痕造成的机械性窒息死亡,她的脖子上也有紫斑。”

陈一凡头也不太抬的说,他身旁的助理正快速的记录着,“具体的凶器还没有找到,但很像电线的粗度,不排除电线。”

“另外,我们发现死者的右手无名指处有一个戒指勒痕,周围皮肤都是正常的,只有这个无名指有一圈白色,而且还有淡淡的被勒过的痕迹。”

“应该是凶手在死者死后把戒指强行从她手上摘下来的,可是刚才痕检科的也说了,这个家里的所有贵重物品都没有丢失,唯有这个戒指没了。”

梁栋没说话,他明白法医的意思,特定丢失的物品,一定对凶手有些特殊的意义,他转身又扫视了一圈房间,“这里被打扫过了?”

“我们来的时候就这么干净。”陈一凡回答,梁栋点点头,心里了然。

这个干净的案发现场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凶手在杀完人之后特意打扫的,二是这房子之前就这么干净。

但是无论哪一种可能,都证明了一点,凶手对这个房子也很熟悉,想到这里,他微微转过头问杜飞,“死者是这里的房主吗?”

杜飞摇头,“房主叫陈同,我们已经联系他了,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赶到,死者和房主是母子关系。”

“直接把人叫去警局吧,等我们的人撤离之后就封锁案发现场。”梁栋吩咐,杜飞点头,然后就出去打电话了。

警局内,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紧张又悲伤的坐在凳子上,梁栋进来后他们连忙起身,梁栋举手示意他们坐下说话。

“两位是死者的儿子和儿媳对吧?”梁栋开口,他们连忙点头。

“我们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,你们最后一次见死者是什么时候?”梁栋看了眼陈同,示意他先回答,杜飞在一旁记录。

“我……我最后一次见我妈……是在八号那天,她说要回老家,那天我上班走了以后,回家就没再见过她。”陈同说到,他说着说着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“我也是……那天见到的我婆婆,那之后我们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,再加上我们平时也忙,就没在意,谁知道……谁知道这人就没了啊!”陈同的老婆刘英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

“警官!你们可要好好查一查啊!我婆婆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啊!”刘英声泪俱下,捂着心口一副受不了的模样,而陈同也抱着她不停地安慰。

陈同给他们倒了两杯水又问了几个问题,就让他们先回去了,只是在他们离开之前,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刘英右手上的无名指,有一圈淡淡的勒痕。

他挑挑眉没说话,这明显是她带了戒指刚刚摘下来的痕迹,如果不是心虚,怎么会在进警局之前把戒指摘下来呢?

“杜飞,你去查一查案发时间刘英到底在干什么,也去调一下小区的监控拿来给我看。”他沉声吩咐杜飞,杜飞二话不说就出门办事去了。

两天后,刘英和陈同再次被叫来了警局,只不过这次是分开审问,“我们去你公司查证过了,案发当天你根本就不在公司,而是去了小区,刘英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刘英低着头抓着手,梁栋定睛一看,这次她的手上戴了一个戒指,他笑了笑,突然问:“这戒指是你婆婆手上的吧?”

刘英转着戒指的手一顿,忽然笑了,“你说错了,这戒指是我的,是我老公买给我的。”她顿了顿,“可是你敢相信吗?儿媳妇的结婚戒指居然被婆婆霸占着,还一直戴在手上。”

“你说这样的婆婆是不是变态啊?”刘英的眼直直的盯着梁栋……